丝瓜视频污系

“老祖,宫本家到现在也不见有任何的动作,不过我们已查明,三长老的死确实与宫本家有莫大的关系”看似还五十几岁的四长老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道。

魔山大长老看着老四,眼中闪过一丝暗淡,老三的死是谁都没想到的,但是他并未被仇恨冲昏头脑。

“老祖,宫本家这是别有用心啊,故意陷害栽赃,好吧木村家推向我魔山的对立面,他们好坐山观虎斗得两败俱伤,好借此来削弱我们的实力,实在没想到木村宫本两家在大敌还与死神勾结。”

“请老祖下令!”二长老是个沉默寡言的老者,看似弱不禁风风烛残年的老者。

但是熟悉他的都不会轻易小看这个老人,而他在杀手界也算是顶级那一批人了,前不久还在外执行任务的他,回来却得知老三死在宫本家手里,而老五死在了死神手里。

而他作为魔山二长老甚至可以说与大长老不相上下,因为大长老平时只会在魔山训练管理,而他却四处磨砺,死神他知道,但是他不相信死神是他对手,要知道他在多年前已经成为封神的杀手,在他看来死神不过是后起之秀。

魔山老祖就这般静静看着几位长老,一时没说话,他自然不会害怕这两个家族与死神,但是如果对其中一个下手难保另一方不会做那个渔翁呢,不,是一定会。

魔山老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但是很快又黯淡了下来,他不能赌,魔山原本还能压两家一头,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局面,这也是魔山老祖始料未及的。

“两大家族能隐忍到至今,现在这时候跳出来必然也有自己的底牌,木村家如果没猜错想必已经与死神达成了同盟,而宫本家能无声无息的截杀三长老这不是宫本家那位老家伙能做到的,所以宫本家亦是隐藏了某些东西,贸然出手只会令我魔山陷入不利的地位!”

魔山老祖有些气恼道,第一次发现事情超出了自己掌控之外的棘手。

魔山老祖不由想到变成这个局面的关键人物~死神,虽然东瀛暗里四分五裂,但是始作俑者还是死神,如果不是他这次推波助澜又怎会变成这般。

死神!看来此子不除,日后必成大患…

自己的陌生人

“这死神不死难解心头之恨,还有宫本家的那个老东西!我非宰了他们不可,TM的!我魔山什么变成了这般,什么宵小都能欺负得了!”四长老极度愤恨的大声喝道。

“闭嘴!”魔山老祖正在气头上,脸上青筋暴起,脚下地板连半秒的坚持不到破碎开来,一股无形的气息以他为中心朝四长老喷涌而去。

四长老如被重锤砸中脚下不住后退,如扛着千斤巨石脚下地板一阵阵裂纹,他脸色顷刻变得煞白,退后几米再也控制不住当场跪地。

虽然在一旁的其他长老并未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攻击,但是心中震撼更甚,看到四长老的下场都瑟瑟发抖着。

这是大长老当即跪下替四长老求情说:“还请老祖饶过四长老的不敬之礼,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就算要罚也不妨等到此事过后再论功行赏!”

“哼!”魔山老祖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会跪在地上的四长老。

“近日给我加派人手,严密监视好他们要耍什么猫腻,一有动静立刻汇报!”说罢拂袖而去。

留下面面相窥的众人…

~~

“刘先生,不知道这一千人需要什么时候找齐?”说话的是木村家现任族长木村拓冶。

而木村涫苍在一旁微笑看着刘芒,让后者一阵疑惑,虽然我知道爷魅力不小,但是你这表情让人看到多不好。

这瞅老家伙不对劲啊,不会有啥特殊的癖好吧。

只是木村涫苍虽然盯着他,眼里有的更多是欣赏,木村涫苍知道木村家的弱势,看是是东瀛中大家族之一,但是相比于宫本家族都尚有所不及,更不用说是魔山了,如果不能想办法打破这个困境,那么以东瀛现在的这个局势,木村家必定成为魔山于宫本家这两头猛虎争夺的肥肉。

而他也要为木村家想好了以后的后路,不然不久之后的木村家只会成为别人餐盘上的蛋糕。

“我需要明日天黑之前人员到位,我相信这点要求对于你们诺大的木村家族来说不算难事吧!”刘芒相信对于木村家来说这点事还是很容易做到的,毕竟几十亿的事,实在不行就上百亿。

“这……”但他的话却让这个木村族长陷入为难之中,虽然找这上千人的亡命徒很容易,但是如果那么短时间内就更不好找了,而且那么多的人数,要想从国外雇人,如此大的人口基数下绝不可能瞒得过宫本魔山得耳目,更何况现在的东瀛一片紧张。

除非是在国内寻找,但是无疑要花费更高的价格才能做到。

木村拓冶有些为难的看向自己父亲木村涫苍,后者点了点头,他也便只好答应了下来。

“我可以明天天黑之前找足这些人,只是不知道刘先生有何计划,那魔山真会插手吗?”

刘芒笑了笑说:“魔山现在不敢动手显然是对宫本家不再信任,而宫本家也未曾表示,就差撕破脸皮,大家都在等一个机会,而我们就来创造这个机会,相信魔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吞掉宫本家族的!”

“而魔山会认为我们消耗了战力必定中后期参与进来,而我们便要先保存力量。”

其实刘芒还有一些话没说完,之所以明日之内就要招募到这一千多人,首先是不清楚魔山与宫本家什么时候会有动作,而在这三家认为彼此不会先站出来时就需要攻其不备。

而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消弱东瀛的武者,加上这钱与那20%都只是想把木村家限制住,他可不想动不动就要被陈老派来东瀛,加之民族成见,真不想看到东瀛自在。

当然这些刘芒可不会表现出来。

而木村家实力稍逊于宫本家和魔山,甚至只能勉强达到魔山一半水准,这还是基础战力,而在更高层面的高手,除了木村涫苍之外便再无其他巅峰战力。

而这一千人多为只不过是为了造势,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吸引魔山参与进来罢了。

虽然多少有些残酷,但是在杀手与雇佣兵中总是有很多亡命徒,也只能说是疯狂与残酷,而非残忍。

木村拓冶看着眼前这位淡定的男子,不由一阵胆寒,这就是死神的手段吗,还好与他成为了同盟,他无法想象如果木村家并未妥协,而这个死神作为敌人,木村家又能如何面对这尊死神。

“刘先生真是好算计,只是如果真如你这般说,那魔山参与进来之后,那我们的一切投入岂不是为别人做了嫁衣?”木村拓冶可不想家族拿出这笔资金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毕竟从商人的角度来看此次行动如果魔山参与进来,那么木村家就如将成果拱手让人了,他可不认为魔山会懂得感恩。

“哈哈,宫本家什么最值钱想来这点木村族长应该比我更清楚,而你认为你木村家更适合做商人还是刽子手呢?”刘芒端起面前的茶盏闻了闻淡淡笑道。

听闻刘芒所言,包括木村涫苍二人都陷入了沉思,半响恍然大悟,诚然,木村家相比于宫本家和魔山来说战力相差甚大,但是轮捞金的商人,恐怕两者都不及木村家分毫吧。

虽说如此,但是宫本家作为一个传承了几百的大家族,又怎会没有自己的产业,而这正是最大利益的领域,绝不是魔山那群粗鄙的武夫能做的。

而一败如水,日暮途穷的宫本家将会成为一块香饽饽,而木村家趁此将其收入囊中将是轻而易举的事。

而魔山发现时以为时已晚,而宫本家作为一个人脉关系复杂的家族,在东瀛的军Z上的影响,就算后期反扑将只会把罪责推向魔山,何况宫本家杀死了魔山三长老,而就算在商业领域却不能拿木村家怎样。

直至此刻木村族长才明白了父亲那样做的原因,眼前这个男人如果真能跟木村有瓜葛,那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木村家族将获得一个高手那么简单。

木村涫苍笑了笑说:“只是不知道刘先生是否考虑好与我们家丽娜的事啊?要知道我们家丽娜要啥有啥,你看那身材,啧啧!本身的能力还是能勉强配得上你死神的。”

“噗~”…原本端起茶盏刚刚喝下去的刘芒听见这话顿时喷了对面的木村拓冶一脸,没想到木村涫苍会说出这种话,你说就算了还说得那么露骨,咱一把年纪了能不能矜持点,何况那是你孙女啊!

看了眼木村拓冶,只见后者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的茶水,丝毫不介意的一脸微笑的看向自己,感觉眼神不对啊,要换不知情的人恐怕会认为他龙阳之好呢!

许是要事谈完,两人心情大好,说话不由大胆了起来!

刘芒尴尬的笑了笑道:“木村老爷子说笑了,丽娜小姐乃是冰清高洁的强女子,而我不过是一介武夫,况且我已有了相守的人。”

这点刘芒倒是并未说谎,而且这相守之人不是一个两个,刘芒不禁想到远方的几位佳人,不知道小魔女怎么样了。

但是刘芒想委婉不代表所有人都会。

“早就听闻刘先生风流潇洒,家中藏娇无数,没想到就算来我们东瀛也能携美同行,如此的你还会在意多一个吗?”木村老头还未说话,木村拓冶的一句话却把刘芒堵了回去。

还好刘芒口中并没有茶水,不然这位木村族长恐怖又是一脸茶水与口水的混合物了。

还好杏子与木村丽娜并未一起进来,留在了大厅,不然又是另一番场面了。

刘芒突然理解了木村老爷子为什么那么宠木村仓介,而后者那么逗比是有原因,绝对是亲身的,面前这两位木村家的实际掌舵人给刘芒的感觉就一个字形容就是“虎”,两个字就是老骚虎!

想起木村仓介那一脸逗趣样,不禁有些感叹,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刘芒都有些同情木村仓介与木村丽娜,早知道开启录音功能存下来让他们听听,恐怕面前这两位会直接社会性死亡吧,唉!错过这么重要的把柄,失策失策。

肉疼归肉疼,但是刘芒也知道木村家的顾虑,也并未点破,清了清嗓子缓解尴尬道:

“丽娜小姐自然是美丽聪慧,怕也不会看中我这等鲁莽的武者,所以两位不必再说。何况既然是我兄弟仓介的姐姐,我也只是把她当成姐姐。”

两人听到前半句没想到刘芒会拒绝,多了一丝欣赏但也免不了担心以后的死神与木村家的关系,但是听到刘芒后面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刘芒言外之意无非是说,虽然不能娶丽娜,但是却与木村仓介是兄弟,必然也会照拂木村家。

……

而三人并未谈多久,一个小时后便从里面出来,而刘芒看到野美杏子与木村丽娜正在正厅对坐饮茶,听到动静便朝这边看来,只看见刘芒三人有些开心轻松笑着走了出来。

刘芒来到野美杏子身旁坐下,看着眼前的丽娜不由想起刚刚那两父子的言语,不禁有些可怜起眼前的女子,但也有些欣赏,哎!苦命的孩子,都要被自己爷爷父亲买了还不知道什么回事。

木村丽娜是否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头真好看到刘芒眼中那不知名的光芒,不由得心中一慌,又看向了自己的爷爷与父亲,见两者笑容满面。

很少看到两人这般表情得她不得不怀疑,难道他们谈到了自己与刘芒的的联姻,怎么办?自己到底是奋起反抗还是历来顺受,看着刘芒的眼神一阵茫然纠结。

“丽娜小姐!你还好吧?”刘芒看着她有些疑惑的打断了这个内心戏丰富的女子。

木村丽娜发现自己失态,慌忙地说:“啊!我没事,谢谢你关心!”

却连平时的刘先生此刻变成了你。

只是说完她才觉得哪里不对劲,刘芒虽然觉得奇怪但并未介意什么,反而听着更舒坦。

只是是坐在一旁的两父子有些诧异的对视了一眼,眼中露出略有深意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