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视频免费资源在线观看

 | 未分类

寿春宫里,耿嬷嬷眉开眼笑地告诉太后:“这可真好。您以后可就能名正言顺地把那孩子叫进宫来作陪了。”

太后怔怔的,好半天,才嗯一声,问:“清宁殿什么反应?”

耿嬷嬷期期艾艾的,磨蹭了一会儿,方道:“即刻诏见了卫王长史穆跃家的姑娘。”

太后冷哼一声:“听听!这是什么好事儿么?对那孩子来说,这才是折磨的开始!若是没这个赐婚,我还能悄悄地叫那孩子进宫来看几回。这倒好。为了保住她那条小命儿,我哪儿还敢见她?真是!好容易有个让人看着顺眼的好孩子,他就霍霍吧!”

嘀嘀咕咕地骂了建明帝大半宿。

耿嬷嬷背了她跟林姑姑唠叨:“我觉得挺好的。三殿下是个好孩子,沈二没辱没了他。”

林姑姑也挺高兴,悄笑道:“阿孟这下子可真高兴了。”

耿嬷嬷也笑起来,又怕太后听见,轻声道:“明儿你让外头给阿孟送四色礼去。”

林姑姑吃吃地笑:“送什么?早生贵子?”

一向镇定到了淡然的小老太太和中年女子笑作一团,看得来来往往的宫女内侍们都瞪圆了眼睛。

……

……

姑娘是要铲雪吗?

裴姿得到消息傻了眼,急命备车,快到沈府门口又急命拐了弯,去了欧阳府上。

欧阳试梅正遣人请了朱冽过来,听见她来了,两个人忙迎出来。

姐妹三个围坐在桌边,蹙了眉,半晌不语。

朱冽呆呆的,叹气道:“我哥哥,是彻底没戏了。”

门外三秀的声音响起:“少奶奶来了。”

三个人忙起身,却见沈涔扶着肚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看着三个人,莞尔一笑:“就知道你们仨是这个样儿。罢了。明儿请濯姐儿来咱们家逛逛吧。我有话跟她说。”

……

……

收到太后赏赐的众人都知道是什么缘故,庆贺的有,如裴姿等愁眉的有。

唯有宋府里的卞夫人,险些将那如意砸了。

“这是什么意思?!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请老爷来!”

夫人发了怒,宋相忙进了内院。

“你昨晚还苦口婆心地跟我说要娶那丫头来给甄儿当媳妇,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她转眼就得了王爷的赐婚?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要想法子让冰儿去做这个翼王妃么?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卞夫人高一声低一声,激动得几乎就要当着丈夫的面儿摔东西了。

宋相苦恼不已:“你能不能小声些?”

“我自己家里,我想说甚么就说甚么!”卞夫人梗着脖子嚷嚷。

沈信言病倒了,但他那奏章却送到了建明帝手里,还得了极高的赞赏。

可偏偏建明帝将那奏章自己悄悄地收了起来,不独自己,便是中书门下各级官员,都没能一窥虚实。

而且,那奏章中所写之事,分明与大通钱庄的生财之道有关。

究竟是什么,自己等人猜了这许久了,也没猜到。

而且,全京城的人都被陛下心血来潮的这门赐婚吸引了目光去,似是全都忘了还有沈信言的奏章这回事。

就连卫王和太子,听见赐婚的旨意后都没有半个字再提及。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陛下的障眼法?

宋相冒着风险召集了一众自己心腹人等紧急商议。

正是不得头绪时,却被卞夫人因这样异想天开、鸡毛蒜皮的事情叫到了后宅,还闹得这样沸反盈天!

若是让前头的学生们听见了……

宋相忍着不耐烦,安抚道:“我前面还有大事,忙完了回来细细说给你缘故。你先别生气了,养养神。”

卞夫人却不肯,固执地非要现在就知道:“你先告诉了我。不然我肯定要气病了。”

屋里的人听到这里就知道下头的景儿大家不宜了,一低头全都出去了。

宋相扯不开抱着自己的腰各种撒娇的卞夫人,叹口气,摁着性子,低声道:“沈信言昏迷不醒,所以昨儿就没提此事。谁知今天陛下抢了先去。这种事,为夫的总不能去跟皇上说,我们家闺女更好,你换换?”

卞夫人打去了妄想,却还不高兴着,哼道:“原本就是我冰儿更好。”

宋相低声将沈濯的经商天分说给她听,又道:“究竟是被信言宠坏了,不是个能安分在家的。不娶回来也好。”

卞夫人却又被这话勾起了心思,挑眉道:“那样的,皇上觉得好,皇后和鱼昭容能乐意?尤其是皇后娘娘,她才不愿意这样一个会挣钱的丫头嫁给三殿下呢!你再想想法子啊!”

说着,又伸手去拽宋相的胡子:“夫君!”

宋相额上的青筋几乎要跳起来,只得敷衍她:“好,我知道了。”

忙从卧房出来时,心里却老大不以为然:连太后的名义都用上了,甚至自家都陪绑得了赏赐,沈家这门赐婚必是板上钉钉——皇上这是铁了心不让沈信言反悔啊。

回头看一眼内院的门,宋相头一回生出了一丝后悔:兴许,当初应该挑个小门户的姑娘续弦就好了,至少听话。玉米视频免费资源在线观看

……

……

听见消息的章扬却激动得手都抖了,哈哈哈仰天大笑三声。乒乒乓乓地一阵翻,将家里的存酒在堂屋摆了一溜儿,盘膝而坐,抱着酒壶击箸高歌。

柳梢月上。

章先生烂醉如泥,犹自呵呵哈哈。

变了气色的章娥匆匆赶了回来,进门便皱了眉掩着鼻,见章扬倒在屋里,地上横七竖八都是空酒瓶。

嫌弃地瞥了章扬一眼,章娥勉强在他身前跪下,死命地推:“哥哥,哥哥!殿下赐婚沈二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

章扬梦中大笑出来:“我一生愧疚,便是毁了对二小姐的承诺。如今,如今可就不算了!我章扬,仍旧言而有信!哈哈,哈哈!多谢陛下成全!”

竟是,真的……

章娥霍地立起,全身发抖。

沈濯!

沈濯!

你这个,贱人!

章娥的表情,扭曲狰狞。

看来,要立即从佟家出来,住进翼王府才是。

她沈濯想做翼王府的女主人,怎么也要等到翼王殿下回京。

可自己,就不用等到那一天了!

沈濯,你可好好地在家绣嫁妆。等着我,给你备一份,大大的成亲礼物!

章娥狠狠地咬着牙,上唇抽搐。

院门上有人不耐烦地敲:“章小姐,章小姐!”

闭上眼,章娥深呼吸。

“请稍等片刻。”

章娥睁开眼,整个人已经平静了下来,只是脸上有些严肃。

“哥哥,我先回去了。明后天再来。我们须细细商议。”章娥温柔地重新跪倒在兄长身边,郑重地在他耳边低语。

这个话,章扬却听见了,傻笑着点头:“好,好妹妹,你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