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瓜视频一触即发旧版本

 | 未分类

哈密瓜视频一触即发旧版本 最快更新爆笑萌妃拒生蛋最新章节!

“她在哪儿!你回答我!”

第几次,战逸萧这是第几次冲着自己怒吼。战无忧不知,也想不起来。这几日,他每天都将自己灌醉,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夕。

呵呵呵,这个家伙,还真是有趣。

明明自己都不知道,他却还要跑到自己这里。他以为,这样吼人就会凭空出现吗。他以为,就他想吼吗。

心好痛,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刀割去一样。撕心裂肺的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酒……给我酒……”

如此对他而言,只有酒,才能让自己的疼痛被麻痹。尽管,醒来之后,那疼痛依旧还在,但至少,现在不那么痛。

拿起酒坛,仰头便是大口大口的喝下。这样的无忧,哪儿还是曾经潇洒倜傥的战无忧。

找遍了,找了好几天,始终找不到人。甚至,他不惜动用禁卫军的力量去找。

楚月寒,你到底去哪儿了!你给我出来,就算你讨厌我,好歹也当面拒绝我,让我死心啊!这算什么!

“啊——”

加菲美秀秋季唯美紫色系

战无忧痛苦的喊出声来,悲痛欲绝的声音,回荡在这王宫上空,传遍每个角落。

听到这声悲鸣,刚才还狂躁的战逸萧反而安静下来。

默默闭上眼睛,无忧的心痛,不比自己少。

战逸萧明白,无忧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他就是想发泄一下而已。

两人谁也不再说话,端起酒坛将自己灌醉。

凉亭之下,众位兄弟仰头看着那亭中的两人,唉声叹气。

本以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谁知,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怎么办,他们要怎么做,才能帮到那两个伤心之人。

“要不,我们去找爹。爹的点子多,又是神尊,一定有办法的。”

“嗯,你说的没错,爹一定能给我们指出一条明路。就算爹不行,不是还有娘亲吗。虽然娘亲平时不太可靠,但有总比没有强。”

这个自然,爹爹虽然如今不是蛇王。但是,他们可没忘记,爹爹的厉害。相信有他出手,事情绝对解决的非常完美。

“是吗,原来。我在你们心里,是这种地位。”

正得意着,没想到身后竟然会传来一道阴森的声音,吓得他顿时惊叫连连。回头一望,这才发现,娘亲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

此刻,正用一双杀人的目光,盯着他们。

娘,娘亲!

啊!完蛋了,他们刚才娘亲背后说的,一定都听到了。这下惨了,娘亲一定会惩罚他们的!

“娘……娘亲……您怎么来了……”

这么晚了,娘亲不应该在睡觉吗,怎么突然跑到这来了。这个时间点,娘亲不应该被他们那个冷面爹爹给霸占吗。

“哼,我为什么会来。我两个儿子都在为情所困,我身为母亲,怎么能不出现安慰。”

兄弟几个相视一望,安慰?应该不是吧,他们怎么感觉,娘亲来,竟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这可不能怪他们,谁让娘亲平日里,就是那么的不着调。

“不过话说回来,无忧伤心难过,我能理解。逸萧是怎么了,他怎么也跟着难过?”

奇怪,逸萧又是因为什么。他也失恋爱了吗,可是,这个家伙什么时候爱上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啊。

瞧着自家娘亲那一副无知的样子,兄弟几个很是无奈。

唉,娘亲每天都被爹缠着,她要是知道,就奇怪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两姐妹到底去哪儿了,总不能平白的消失不见了吧。

——————

一处僻静的山谷,这里很安静,鸟语花香瞬间让人忘却烦恼。

可是,只要心是乱的,就算这个地方再怎么美,也无法让她静下心来。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姐,该吃饭了。”

“嗯。”

自从回来这几天,每天不是吃饭睡觉,就是在发呆思念那个远在帝都的人。

至今她都不明白,爹为何要连夜带他们回来。

看着楚月寒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秒戈心里很是担忧。可是,她又能说些什么,自己不还是一样,回来的这几日,每天都在想念那个人。

一觉睡醒,竟然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家中。这几天,她都将自己关在制药室中,以为这样就可以忘记一切。显然,她错了。

她根本没办法专心,不仅如此,心里反而越来越乱。

看到爹的反应,隐隐中,她猜到了一些。可这些,都只是自己的猜想。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想知道,真的好想知道。

往日,一家人坐在一起和和睦睦。

可现如今,四人坐在一起吃饭时,谁也不说话。

楚母看着他们几个,特别是在看到自己丈夫时,眉头更加紧锁。一时间,整个家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砰——

终于忍无可忍的楚母,放下碗筷。攥紧拳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

“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人……”

楚母的话一出,其他人全都愣住了。而楚父听到这话后,连忙焦急的解释起来,“你,你在乱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你已经是我的妻子,我们还有两个孩子,你怎么会这么想。”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楚父是在慌张。可已经陷入死胡同的楚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

楚家两姐妹相视一望,纷纷不解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在说什么,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明白你心里有我。可是,如果不是你还想着她,为何要逃走。你就这么怕,怕见到那人吗。”

说着,楚母开始轻声抽泣着。

自己丈夫心里想着别人,即便他现在和自己在一起。要说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

她也是女人,当然希望丈夫整个人,整个心都放在她的身上。说着,楚母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看到她哭,楚父有些急了,“你误会了,我在意的不是那个人啊!”

“那你说啊!你到底在意谁!”

“我,我在意的是,战家那两个小子啊!”欸?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