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可以看美女app

 | 未分类

   陆语一走,股东们又开始议论纷纷。很多股东想找云深,打听云深下一步计划,想早做打算。

   云深笑笑,一句实话都没有透露。

   股东们实在是太热情,云深干脆提前离开宴会厅,来到外面花园。

   张秋生陪在云深身边。他看着云深,心中无限感慨,这小姑娘真的不得了,三川制药交到她的手上是对的。

   张秋生喝了一口酒,问道:“云总,你真的打算对陆氏提出收购?”

   云深点头,“这是迟早的事情。原本我打算晚一点再正式提出收购,不过今天陆语的出现,让我确定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张秋生好奇地问道。

   云深笑了笑,看中天空中的飞鸟,说道:“陆氏集团董事会已经决定抛弃三川制药。江素素想利用三川制药做出成绩的打算,在各位股东的面前,不堪一击。

   因为江素素手中只捏着陆氏集团2%的股份,而且写的还是她老公陆自远的名字。也就是说,她的意见,在董事会上完全不重要。

   加上陆自明在后面耍小动作,我相信很快江素素就会召回陆语,陆氏集团也会正式出售三川制药股份。”

   “这场风波,陆氏集团损失这么多钱,他们不在意?能甘心?”

   张秋生对这个问题很好奇。那不是几百万几千万,那是几个亿。再有钱的人,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这些钱蒸发掉而无动于衷。

   有种害羞的感觉

   云深低头一笑,说道:“他们当然在意这些损失。可是比起这些损失,他们更在意陆氏集团。”

   云深撇头看着张秋生,“不知道张总有没有了解过陆氏集团。陆氏集团董事会好比江湖武林,门派林立。争权夺利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那些人,只要能打击对手,损失一点钱他们也甘心。”

   张秋生了然一笑,“难怪如此。陆氏集团内乱,倒是方便了云总。”

   云深含笑点头。她放出新药数据造假的新闻,目的就是为了让陆氏集团自乱阵脚,方便她浑水摸鱼。

   张秋生又说道:“云总似乎对三川制药的将来非常有信心。虽然我不知道云总的信心来自于何处,但是我相信云总。所以我决定,我手中的股份不卖给云总,我要继续持有。我相信有一天,云总会为我带来丰厚的回报。”

   云深看着张秋生,哑然失笑。

   她本想收购张秋生手中的股份,结果张秋生不卖了。原因就是因为对她有信心。

   面对这个结果,云深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云深反问张秋生,“张总真的如此信任我?不担心我害三川制药破产?不怕我收购三川制药的目的,是为了洗钱?”

   张秋生哈哈一笑,说道:“愿赌服输。世上没有百分百的事情,任何投资都有风险。但是我确信,投资云总,风险最小。”

   云深也跟着笑了起来,“看在张总这么信任我的份上,我也不能让三川制药破产。”

   张秋生再次说道:“我对云总的势力有信心。”

   悦悦牵着木头,来到花园。

   木头望着张秋生,张秋生冲他微微点头。

   然后木头走到云深面前,深深一鞠躬,“谢谢云深姐姐。”

   云深赶紧扶起木头,还摸摸他的头,“不用谢!木头的身体有好点吗?”

   木头露出笑脸,重重的点头,“嗯!这几天我都没有咳嗽,吃得也比以前多。就是没见到王老师,我很想她。云深姐姐,你有见到王老师吗?你能不能告诉她,让她快快养好病,早点回来。”

   云深闻言,朝张秋生看去。

   张秋生暗自苦笑。然后蹲下身,拉着木头的手,说道:“木头,王老师生了很重的病,必须去外地疗养。而且王老师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宝宝,她要照顾自己的孩子,恐怕以后她都没有时间来教导木头。”

   木头神色黯然,“爸爸,我舍不得王老师。”

   “我们都舍不得。木头,你那么喜欢王老师,难道不希望她找到自己的幸福吗?”

   张秋生强忍着一股郁闷,对木头说着违心的话。

   木头盯着张秋生看,好一会才点头应下,“爸爸说的对,我要祝福王老师幸福。爸爸,我能给王老师写信吗?”

   张秋生笑着点头,“可以。写好之后交给管家爷爷,他会帮你寄出去。”

   木头开心的笑了起来。

   张秋生拍拍木头的肩膀,对悦悦说道:“悦悦,你带弟弟去玩,好吗?”

   悦悦点头答应。走的时候,她还特意朝云深看了眼,免费可以看美女app眼中带笑,笑得很满足,更多的是感激。感激云深帮她将王幽芝赶走了。

   云深目送悦悦远去,这小姑娘不简单。对比木头,悦悦成熟得不像个小孩。

   ……

   数天之后,星空科技集团正式对三川制药提出收购。

   陆氏集团董事会非常心动,已经派人同乔士诚联系。

   但是陆语却非常不甘心。

   陆语和江素素视频电话,“妈,董事会怎么可以同意这样苛刻的收购方案?这是在挖我们陆氏的墙角。”

   江素素板着脸,嘴角似乎多了几条细纹,让她看起来越发刻薄。

   江素素严肃地说道:“这件事董事会已经做了决定,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陆语气的想砸东西。她深吸一口气,忍着脾气说道:“妈,我们绝对不能答应星空集团的收购。星空集团的老总还是个小姑娘,而且……”

   “而且什么?”江素素追问。

   陆语咬着牙说道:“而且那个女人和【陆云深】长得很像。妈,我一看到那张脸,一想到三川制药会落到那个女人的手中,我就不甘心。三川制药并非无药可救,只要总公司那边肯提供支援,我相信三川制药的危机很快就会过去。”

   江素素盯着陆语,非常严厉地说道:“陆语,不要感情用事,更不要被一点点仇恨蒙蔽了双眼。云深不是【陆云深】,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你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陆语急切地说道:“妈,你没见过云深,你不知道她给人的感觉,和【陆云深】很像。有时候,我都觉得她们是一个人。妈,我认为不能让云深收购三川制药,这对我们很危险。”

   江素素冷哼一声,反问:“你凭什么做出这个判断?”

   陆语烦躁的抱着头,底气不足的说道:“这都是我的直觉。”

   江素素非常不满,“陆语,你都一大把年纪,竟然还靠直觉做事。难道你想让我用你的直觉去说服董事会,跟着你一起丢脸?你简直是荒唐。类似的话,以后不要再说,我也不想听到。”

   陆语很憋屈,可是她没有胆子和江素素对着干。

   江素素顿了顿,继续说道:“陆语,我之前交代你做的事情,你有去做吗?你和张秋生有没有接触?”

   陆语闻言,顿时皱起眉头,“妈,你的要求太荒唐。张秋生比我大那么多岁,而且还是二婚带孩子。我一个初婚,凭什么让我嫁给他。”

   江素素恨铁不成钢,大骂道:“就凭你三十好几岁,还没找到婆家,就凭你坐过牢,你就该嫁给他。

   张秋生二婚带孩子又怎么样,他不过四十岁,没有兄弟姐妹,张氏家族所有产业都在他手上捏着。

   如果你嫁给了张秋生,我们就能得到张秋生的助力,势力也会跟着飞涨。到时候,陆自明都要让我三分。

   如果你和张秋生生下孩子,我一定会想办法扶持你的孩子上位,继承张氏家族的一切。”

   见陆语不为所动,江素素气不打一处来。

   江素素苦口婆心地说道:“陆语,你已经老大不小了,道理你都懂,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还想找真爱?这年头哪里有真爱?

   当年我要是跟你一样糊涂透顶,我们能有今天吗?你能做陆家大小姐,过着高高在上的生活吗?陆语,你不要让妈妈失望,好不好?”

   陆语表情痛苦地看着江素素,“妈,你不要逼我好不好?我对张秋生一点想法都没有,我根本不想嫁给他。”

   江素素板着脸,怒斥陆语,“你的想法根本不重要。结婚过日子,关上灯都一个样。张秋生要家世有家世,要长相有长相,除了二婚带娃以外,他哪点配不上你?

   陆语,我警告你,你最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否则等你回来,我会以最快的速度给你安排一门婚事。到时候你不嫁也得嫁。”

   陆语神情纠结,眼神迷茫,她抱着头,低声地恳求道:“妈,你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这毕竟是我的终身大事,你总要让我嫁得心甘情愿才行。否则婚后我闹出点什么事情来,到时候你也要受到牵连。”

   江素素哼了一声,女儿翅膀硬了,竟然敢威胁她。不过不要紧,只要女儿肯嫁给张秋生就好。

   江素素爽快地答应了,“你要赶紧想好。暂时你不用回来,有时间好好和张秋生培养感情。”

   结束通话,陆语只剩下苦笑。

   陆语抱着头,心情烦躁到想要杀人。以她的条件,耽误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全拜【陆云深】所赐。

   【陆云深】好恶毒的心思,将她送入监狱。等到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最好的年华。她的青春,她的梦想,全都浪费在监狱里。

   这么多年,她找不到合适的对象结婚,就因为她坐过牢。门当户对的人家,根本不可能娶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回去。

   小门小户,她自己又看不上,江素素也不会同意。

   在江州,别人一听到她的名字,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坐过牢的女人,而不是陆家大小姐。

   这已经成了陆语心中的隐痛,所以她很讨厌别人提起她的婚事。唯独江素素例外,因为她没办法阻止江素素。

   想到张秋生,难道她的出路真的只剩下二婚带孩的中年男人?

   接着,陆语又想到那个站在张秋生身边,名叫云深的女人,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云深,【陆云深】,呵呵,连名字都这么相似。

   青山县安和堂。

   云深忙着给病人开药,李思行忙着抓药。

   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七八个青壮年,一看就是混社会的。

   每个人都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就差没在脑门上写着:老子是坏人,来找茬的。

   病人们一看这架势,病也不看了,药也不买了,纷纷离开。

   云深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冷漠地看着几个混社会的,眼中闪过利芒。

   云深冷着脸问道:“看病还是买药?”

   混混们一听,都呵呵都笑了起来。纷纷抽出藏在外套里面的钢管,敲打着地面。

   “我们既不看病,也不买药。今儿我们是来讨公道的。砸,将这里砸个稀巴烂。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草菅人命。”

   混混们举起钢管就朝柜台砸去。

   云深嘴角一撇,轻蔑一笑。一群混混,也敢到她面前撒野,果然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等混混手中的钢管砸到柜台上,李思行提脚,直接踹翻了混混。顺手将混混手中的钢管抢夺过来,冲进混混中,见人就打。

   云深没有动手,她在旁边说道:“师弟,尽管放手打。只要不死人,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李思行得了云深这话,当即放开手脚和混混的战在了一起。

   李思行得老宋亲自教导,修习的正宗九玄门外门功夫,一招一式皆有章法。虽然实战经验少,但是胜在反应快,功夫底子扎实。

   七八个混混围着李思行打,竟然占不到半点上峰。

   这个时候,有混混注意到一边的云深。见云深是女生,抄起钢棍就朝云深打来。

   云深嘲讽一笑,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

   就在混混离她三步远的距离时,云深放在白大褂里的右手突然动了。

   混混仿佛看到锋利的金属色光芒从眼前闪过,紧接着,人就倒在了地上,浑身剧痛。混混在地上翻滚打转,嗷嗷惨叫。

   其他混混见状,心中大吃一惊。几个人交换眼色,紧接着又有两个混混朝云深冲过来。

   云深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面目狰狞的混混,左右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手心朝上,几根银针分别朝两个混混飞过去。

   两个混混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已经躺在了地上。和之前的那个混混作伴,三个人一起嗷嗷大叫。

   剩余的混混也被李思行全都收拾干净,躺在地上叫唤。

   云深抬脚,踩在混混头子脸上,轻声问道:“很痛吗?”

   混混头子眨眼,他真的很痛。

   云深浅浅一笑,“接下来你会更痛。”

   一根银针扎入混混头子身体某部位,混混头子瞬间发出“啊啊啊”的惨叫声。鼻涕眼泪跟着落下,身体蜷缩起来,仿佛正在承受世上最残酷的酷刑。

   其他混混听着自家老大叫声,都觉着某个部位好痛好痛,全都不由自主的蜷缩起身体。

   云深满意地看着混混痛苦的样子,从今以后这个混混将不能人道。

   云深踩了踩混混头子的脑袋,问道:“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是谁派你们过来打砸?”

   混混头子眨眼,“是,是,我也不知道是谁。我们收钱办事,对方的身份我们也不清楚。”

   云深轻声细语地说道:“看来刚才那一下没让你长记性,那接下来,只能让你继续痛下去。”

   混混头子恐惧大叫,“不,不要。我是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不过我知道对方是女人,对,是女人。虽然用了变声器,但是我一听那说话语气就知道是女人。男人没有那样子说话的。”

   云深闻言,神情若有所思。

   接着云深又笑了起来,“看在你还算诚实的份上,今天我只收你们每个人一条腿。”

   云深提起地上的钢棍,看似轻巧,实则用了巧劲,狠狠一挥,钢棍打在混混头子小腿胫骨上。

   一声“咔嚓”声穿来,骨头断裂。

   混混头子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其他混混全都吓住了。这女人好狠毒的手段。

   云深没再理会混混头子。她提着钢棍,朝下一个混混走去。同样的手法,敲断了混混的小腿胫骨。

   一共八个混混,一个不少,全被云深打断了小腿,又被李思行丢到了大街上。

   一场打砸抢,被干净利落的解决。

   云深对孙叔说道:“孙叔,这两天不太平,要不药房暂时不开。”

   孙叔点头,“说的对,这两天就不开门。我先打个电话。”

   不知道孙叔的电话是打给谁的,云深也没问。

   李思行将药房大门关上。被混混这么一闹,几天之内都不得安生,周围的街坊邻居也都会议论纷纷。

   云深对李思行说道:“打混混的时候,我隐约看到有人拿着手机拍摄。你查查网上,什么天空号,渣渣号,全都看看。要是有人上传了视频,你告诉我,我来想办法解决。”

   “好,我现在就上网查。师姐,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在针对我们安和堂?”

   云深微蹙眉头,“有几个怀疑目标,还需要一个个求证。”

   “师姐准备怎么求证?需要我做什么?”

   云深摆摆手,“我还需要想想。师弟,你先关注网上的消息。”

   “好,我听师姐的。”

   云深的怀疑对象,一是王丽晴,二是王幽芝。还有一个怀疑对象,是陆语。以云深对陆语的了解,陆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不可能一点后续动作都没有。

   只是陆语都已经三十好几岁,会不会还和年轻时候那样喜欢采用极端手段,云深不敢保证。

   王丽晴和王幽芝就住在青山县,要求证很方便。云深打算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出门。

   可是还没等到夜深人静,第二波麻烦再次找上门。